• <progress id="p5k7t"><legend id="p5k7t"></legend></progress>
  • <progress id="p5k7t"></progress>

    <th id="p5k7t"></th><progress id="p5k7t"><strike id="p5k7t"></strike></progress>
    <th id="p5k7t"></th>
  • <button id="p5k7t"></button>
     
    华政的故事(十一)
    ——共和国法治建设的侧影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法学院
    发布时间:2019-06-26 11:18:48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在我们所走过的日子里,既有取得成功时的欢乐,也有遇到挫折时的沮丧,正是在这欢乐和沮丧中,我们日益成长。新中国所走过的法治道路也同样如此。从今天起,本报将连载1982年2月入华政读研、且曾担任华东政法大学校长的何勤华教授的系列文章:“华政的故事”,通过华政这所法科大学近70年的发展历程,折射出新中国法治建设不平凡的进程。

    □ 何勤华

    华政的诞生:开学典礼(上)

    筹备处认真、勤奋、争分夺秒的整整5个月(1952年6月14日到11月14日)的辛勤工作,为华东政法学院的顺利诞生奠定了基础。尤其是调配老师、招募学生和调配图书文献资料工作的顺利完成,使华政的诞生“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而随着11月15日华东政法学院开学典礼的举行,华政这一新中国法学教育重镇、第一批政法大学之一终于诞生了。所有华政人都记住了这一天:1952年11月15日,我们母校的生日。

    参加开学典礼的主要成员,是华东政法学院首任院长魏文伯,筹备处的各位领导如郑文卿、赵野民、张格、刘克牧、吴建章、华东局和上海市教育系统的领导,据参加典礼的老师和学生回忆,共来了两位,一位是中共华东局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匡亚明(1906-1996。学校有些文献上写“华东局教育部长”,应该有误。当时中共中央华东局宣传部部长为舒同),他是一位老革命,后来到吉林大学和南京大学担任了校长。在师生印象中,还有一位来的上级领导是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的秘书长。

    从华政档案馆所保存的1952年11月初华政拟邀请参加开学典礼的领导名单上,本来想邀请的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孟部长以及陈副部长、唐副部长和沈副部长似乎都来不了,故由宣传部匡亚明代替。司法部何部长,以及陈副部长、张副部长,民政部李副部长,似乎也都来不了,取代他们的是组织部的胡立教部长和李步新副部长。 

    笔者没有找到1952年11月15日开学典礼的邀请函(即请柬,也许当时还没有请柬),但看到了当时的邀请信,内容为:“某某某:我院定于11月15日上午9时在本院(梵皇渡路一五七五号前圣约翰大学)举行开学典礼,谨请莅临指导。华东政法学院院长魏文伯,副院长郑文卿”。受到邀请的除了公、检、法、监察等部门领导,上海市教育部门领导,华东农业委员会、文化教育委员会、人事部等以外,还有华东体育学院院长、华东师范大学校长,《解放日报》《大公报》和《文汇报》的记者。

    从档案文献上看,1952年参加华政第一届开学典礼的青年教师和学生,共有一千多人。全部列出这些典礼出席者的名单,既受篇幅限制,也没有详尽的资料,很难做到。但从现存的文献中,我们还是可以列举出一些教师和学生的名字(虽然这样做,很容易犯“挂一漏万”的错误),他们是:

    徐盼秋(后长期在华政工作,曾任华政校长,后文有详述);(由南京大学政治系转入,1954年毕业,后长期在华政工作,后文有详述);方晓升(由南京大学法律系转入,1954年毕业,后长期在华政工作,后文有详述);谭永介(由东吴大学转入,后长期在华政工作,后文有详述);李宏儒(1952年7月于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转入华政任教);宗丹楠(1952年7月于复旦大学政治系毕业,转入华政任教,后文有详述);陆士明(后来先后在上海市和安徽省的基层工作);浦增元(1951年7月于东吴大学法学院毕业,转入华政任教);张福道(后一直在上海市检察系统工作);彭巧玲(后一直在上海市城建系统工作);丁杰(后在浙江省从事司法行政和法律实务工作);王万銮(后来留校担任刑事政策、犯罪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石国强(毕业后先后在华政、上海社科院、上海中医学院等单位工作);朱家驹(后赴江苏从事中学教学);许志伍(后一直在山东地区从事基础教育工作);乐瑞祥(后来在浙江省检察院和华政工作,后文介绍上海学院时有详述);孙必富(后一直在江苏从事检察和公安工作);杨柏年(后一直上海市公安系统从事宣传和文艺创作工作);周爱莲(后在山西省从事基层法律实务工作);陶云宝(后一直在上海地区担任法官、律师工作);黄仁龙(后在上海、安徽等地从事检察官和律师工作);黄振亚(后一直在上海从事高教和普教的工作);张继光(后一直在上海地区从事基层法律事务工作);蔡金城(毕业后一直在上海企业工作);强远淦(后来在华政、上海社科院和中央党校工作,后文有详述);宣冬玲(毕业后一直在华政工作);李宗兴(毕业后在华政工作了20多年,后入上海社科院法学所工作);郑克强(圣约翰大学出身,后留华政教书。后长期在上海社科院工作);陆锦碧(当时名字为陆锦毕,毕业后留校工作,后经历坎坷,最后一直在华政工作);施荣根(毕业后一直在华政工作);徐顺教(由复旦毕业生转入,后一直在上海社科院哲学所工作);徐圣庆(后一直在华政工作,1957年被打成“右派”,经历坎坷);胡绿漪(后长期担任上海市教委领导工作);翟廷瑨(系安徽大学老师,转入华政国家与法的理论教研组,后调入上海社科院工作);欧阳文(由东吴大学法学院转入,毕业后分配到山东法院系统工作,改革开放后回到上海,在吴淞区法院工作)。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
     
    瑞彩祥云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