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p5k7t"><legend id="p5k7t"></legend></progress>
  • <progress id="p5k7t"></progress>

    <th id="p5k7t"></th><progress id="p5k7t"><strike id="p5k7t"></strike></progress>
    <th id="p5k7t"></th>
  • <button id="p5k7t"></button>
     
    刘杨:一个很有艺术范儿的监管民警
    稿件来源:人民公安报
    发布时间:2019-06-25 14:23:16

     □人民公安报记者 吴 艺 通讯员 唐愈欣

    在上海市杨浦区看守所女子监区进门处,有一幅特殊的画——树干上没有花,却“长”满红色的叶片。

    仔细一看,叶片全是大大小小的指纹。

    满墙指印变成“艺术品”

    2016年警校毕业后,刘杨进入杨浦区看守所工作。作为一名看守所巡控女民警,刘杨的主要工作是在女监区开展巡视,及时处置监室中的各种突发情况。

    工作后不久,有一件事让她特别“看不顺眼”——入监之前,犯罪嫌疑人要在相关的法律文书上捺手印,随后很多人就把手上残留的印泥往一旁墙上一抹,时间一长,墙上的手指印迹斑斑点点。

    “太难看了!”“提醒过、纠正过,可她们还是习惯就这么顺手一抹!”同事们交流说。

    能不能变堵为疏,因地制宜把这里做成一幅画呢?刘杨向看守所所长王枫提了个大胆的建议,王枫当即同意了。

    于是,原本红印斑斑的墙壁被粉刷一新,刘杨用一张大画纸盖在墙壁上。原本打算直接画上树干,可她想“整点特别的东西”,联想到如今公安改革正走上“智慧化”的道路,看守所也将以此提升管理效能,于是她把这棵“树”的树干设计成一条条电路。

    这样的设计,连不少嫌疑人都觉得新鲜。她们不再把手印擦在墙上或身上,而是按在这幅画上,为这棵树“开枝散叶”。如今,这棵红色的大树,在严肃静谧的监区里格外悦目。

    画完这棵大树,刘杨又动起了脑筋。“监区的设计比较单调,长长的通道两旁都是铁栅栏封闭起来的监室,我就想怎么弄能让大家的心中多点色彩。”

    通道天花板上原本只有灯。以晕黄灯光的形状为基础,她设计出一朵朵五彩斑斓的花。“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在墙上画画,没想到监管工作竟让我正大光明地实现了梦想!”

    “薄荷电台”不仅有“诗和远方”

    “某一天,我来到这个世界,你满心喜悦。

    某一天,你为我扎起了辫子,教我蹒跚学步。

    某一天,我背起行囊走向远方奋斗,你看着我渐行渐远的背影,已满脸泪花。

    某一天,你在夕阳的余晖中期盼我归来,却不知头发已布满了银霜……”

    这,竟然是涉嫌故意杀人的女孩“叶子”写给母亲的诗。

    今年刚刚过去的母亲节,刘杨在看守所创办的“薄荷电台”做了一期母亲节专题,面向所有的被监管人员征集“内心想对母亲说的话”。

    “读了这些话,我能感受到,即使犯了很大的错误,她们的内心仍然有柔软的一面。”刘杨参与创办“薄荷电台”的初衷,就是希望唤起在押人员“心底的温柔”,也让她们重新感受自我价值。

    看守所的被监管人员大多是未判决嫌疑人,因涉嫌违法犯罪被警方刑事拘留,羁押在看守所等待后续的诉讼活动。刘杨想出一个点子——何不创建一个广播电台,舒缓在押人员情绪,提供必要的信息。于是,上海市公安监所唯一一个面向在押人员的监区广播——“薄荷电台”应运而生。“取这个名字,是希望电台能像薄荷一样,给这里的人带去一分舒爽。”

    电台创建于去年7月,第一期节目推出就大受好评。

    刘杨拿着一台IPAD,里面是用专门软件管理的电台节目内容,还有从在押人员处调查了解到的她们最渴望听到的内容。

    “只是一味地灌‘鸡汤’,解决不了她们内心的焦虑。”刘杨说,更多的时候,“薄荷电台”的内容是向在押人员提供有用的信息:“比如一些在押人员判刑后会转到松江女子监狱,我们就会在电台里介绍监狱的规定、环境等等,让她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还有专业释法内容,比如犯罪记录对一个人的影响等。”

    刘杨的父母是老师,希望女儿成为老师,可刘杨更偏爱成为“能抓坏人”的警察。不过,在刘杨看来,如今自己的工作也算完成了父母的“一半心愿”:监所既是执法场所,也是一所特殊的学校,监管民警既是管理者也是教育者。“我把她们都当作学生,不管年龄经历,她们都在这里修习一堂关乎未来人生的课程。”

    爱生活有创意的快乐女警

    深夜上班时间,刘杨主要是在监区巡逻。寂静的监区,百余米的通道上,她沉稳的脚步声伴着被监管人员入眠。

    几天前的晚上,刘杨发现监室里有异动。她赶到时,一名被监管人员在床上不断扭动着身体,一问才知她突然感到肚子剧痛。驻所医生初步判断可能是急性阑尾炎,需要外出就医。

    此时已是深夜11时许。刘杨立即通知看守所安排人员增援,将病人送往医院。直到天空泛白,病人治疗完成,一行人才回到监所。

    会不会担心在押人员就医时趁机逃脱?“她怎么能跑得过我?”刘杨大笑起来:“我是练短跑和散打的,是我们监所的脚力和武力担当。800米体测,我能跑2分30秒。”

    而且,类似情况看守所早已有预案,作为当班民警也要做好万全准备,“只要把在押人员带出监区,我们就会按照规定一丝不苟地开展工作,防止出现任何意外。”刘杨说。

    在看守所这所特殊的学校里,刘杨自言还练会了一套“盲监神功”——值班室里18块屏幕,值班时刘杨的眼睛不能移开:“我现在眼睛不对焦就能知道哪个监室有情况!”她哈哈笑起来:这其实并不奇怪,入夜后监室画面近乎静止,一旦出现异动她就能立即发现。

    刘杨收养了一只小麻雀,是从外面误闯入监区的,发现时已经断了一条腿。刘杨不光带回家让小麻雀养好了伤,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王”。前段时间她开始学习剪辑视频,就拿平日在家跟“小王”互动的视频练手。没想到上传到网站后,聪明的“小王”竟成了“网红”,一条视频点击量超过40万次。

    爱工作、爱生活、有创意,这位爽朗干练的90后看守所女警在平凡的监管岗位找到了真正的职业乐趣。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
     
    瑞彩祥云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