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p5k7t"><legend id="p5k7t"></legend></progress>
  • <progress id="p5k7t"></progress>

    <th id="p5k7t"></th><progress id="p5k7t"><strike id="p5k7t"></strike></progress>
    <th id="p5k7t"></th>
  • <button id="p5k7t"></button>
     
    裴文艳:破译死亡密码的“尸语者”
    稿件来源:人民公安报
    发布时间:2019-06-25 14:23:16

     ■人物简介

    裴文艳,31岁,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犯罪侦查支队刑事技术大队法医,获嘉奖两次。

     ■人物特点

    踏实敬业,真诚善良,为人正直,责任心强。

     ■人生准则

    正直诚实,勤奋进取,敬畏法律,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大众点评

    她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认真负责,业务水平不断提高,关心同事,非常值得大家学习。

    ——新乡市公安局犯罪侦查支队刑事技术大队副大队长郗增新

    她用奉献精神和人格魅力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一定要向她学习,立足岗位奉献青春。

    ——新乡市公安局犯罪侦查支队刑事技术大队民警王伟

     □人民公安报记者 张 波 通讯员 裴 宇

    在她的眼里,亡者身体上的每一处创伤和异常变化都带着特殊的密码,顺着这些伤口的细节和现场环境,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常人无法发现的秘密,还原案件中的事实真相……

    她就是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犯罪侦查支队女法医裴文艳。

    裴文艳2011年参加公安工作,先后从事现场勘查、法医等工作。8年来,她先后检验尸体200余具,直接认定他杀性质案件20余起,进行人体损伤程度鉴定近千例。

    一天连续解剖三具尸体

    裴文艳告诉记者,选择法医这个职业,是源于一部电视剧。2006年6月,破案推理电视剧《法证先锋》在全国热播,刚刚参加完高考的裴文艳很快便沉浸在这部热播剧中无法自拔。该剧集博学、机智、严谨、敏感、执著于一体,剧中既是法医又是著名推理小说家的古泽琛,凭解剖尸体和活体取证,为死者或受害人说话,一步步还原罪案真相的特殊本领,让裴文艳仰慕不已。在填报高考志愿时,裴文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法医这个专业。

    2011年,裴文艳如愿以偿成了新乡警营的女法医。然而,现实中法医的工作和生活并没有影视剧中的那么炫酷,伴随他们的通常是面目惊悚的腐烂尸体、各种血腥的场面和恶劣的工作环境。即便如此,裴文艳从未想到要退缩。

    2018年10月5日11时许,新乡市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受害人胡某及4岁的女儿被人杀死在家中。不久,受害人胡某的妻子王某的尸体也被民警在附近的一个出租屋内找到。为了尽快找到破案线索将凶手绳之以法,裴文艳立即赶往现场进行勘验,并将尸体运送至解剖室进行解剖检验。

    解剖从当天16时许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6时许,期间由于体力严重透支,裴文艳不得不趁着同事帮忙换尸体的空隙,就着手上的血腥味吃了一个烧饼充饥。解剖检验结束后,裴文艳的双脚由于长时间站立已经严重肿胀,双腿也抬不起来了。

    2014年8月,新乡市红旗区赵定河中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无名男性尸体。适逢盛夏,室外气温高达近40摄氏度,由于尸体长时间浸泡在水中,死者面目严重发胀变形,表皮发绿,全身爬满了蝇蛆,现场浓重的恶臭味让许多围观群众捂着鼻子远远躲开。

    裴文艳强忍现场难闻的恶臭,和男同事一道将尸体从河中打捞出来,并搬运至殡仪馆,随后进行了详细的解剖,为死者身份的识别和死因认定提供了重要依据。

    作为破解尸体谜题的最关键一环,法医如果不够专业,真凶就有可能永远逍遥法外。8年来,凭着一股“和真相死磕到底”的认真劲儿,裴文艳逐渐从当初懵懂的新警一步步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法医。裴文艳勘验各种案件1000余起,直接或间接帮助侦破案件30余起,先后检验尸体200余具,直接认定他杀性质案件20余起,被同事誉为新乡警营的女福尔摩斯。

    出具人体损伤鉴定近千份,无一出错

    裴文艳的工作除了对死亡案件现场进行勘验、对尸体进行解剖检验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做伤情鉴定。“最多时我一天出具了9份鉴定报告,打字打到两手发麻。”裴文艳说。

    与很多法医一样,裴文艳有时也会碰到一些托人情、走关系的事情,但每次她都会严词拒绝,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他们明白法医鉴定工作的严肃性、公正性。

    2018年12月的一天深夜,某酒吧门口发生一起打架案件,受害人卢某的大腿被人用刀捅了一个两三厘米长的伤口。一个月后,卢某腿部的伤口长度变成10.1厘米,按规定,可以够上轻伤。裴文艳和同事立刻警觉起来,翻看现场记录本,调取现场视频资料,并查阅国内外相关文献资料,经过反复比对伤口形态,坚决不予定为轻伤。轻伤与轻微伤,虽然只有一字之差,案件的性质却是天壤之别,一个是一般治安案件,另一个却是刑事案件。事后,心有不甘的卢某以在出具鉴定过程中徇私枉法为由将裴文艳及同事告到了警务督察部门。经调查核实,卢某故意伪造伤情的行为属实,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8年来,裴文艳先后出具人体损伤鉴定近千份,无一出错。

    在成长中学会自我免疫

    时至今日,裴文艳依然对自己首次出命案现场的情景记忆犹新。

    2012年12月,洪门分局辖区发生一起恶性案件,年仅20岁的受害人在棋牌室打牌时被人打成重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接到报警后,裴文艳立即和同事一起赶往现场进行勘查,准备对尸体进行解剖检验。虽然之前在学校接触过尸体,但当自己真正要面对时,裴文艳还是有一些恐惧。经过一番内心挣扎,裴文艳终于克服了恐惧心理,快速投入到紧张的解剖工作中。

    “当时现场的场面非常血腥,那天整个晚上我睡觉都没敢关灯!”裴文艳回忆说。

    从事法医工作久了,裴文艳慢慢学会了自我安慰和自我免疫,“现在只要一到现场穿上工作服,我就会马上进入工作状态,专心对尸体进行解剖,离开现场后便迅速将那些现场血腥的情景遗忘。”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
     
    瑞彩祥云彩票平台